产品中心

真金线

当前位置 : 首页  > 产品中心 > 金箔产品 > 真金线
真金线

真金线

金线云锦

织金锦

云锦

 

龙袍

千丝万缕见神工——真金线的制作技艺

 

南京传统真金线制作技艺工序复杂,前后经过做粉、打纸、揹金、担金、熏金、砑金、切金、做芯线、搓线、摇线等十几道工序,这其中许多工艺靠师徒相传、口授心传,许多秘诀要领都是靠制作过程中口口相传才能领会,靠手把手地实践操作才能掌握这一技艺。
  按照金线的分类,有细金银线和粗金银线之分。细金银线是用人造丝、60支棉纱、42支棉纱与金银皮搓捻而成,粗金银线就是多股金银线,其中有二股金银线(行称小46)、三股金银线(行称中46)、四股金银线、五股金银线(行称大46),粗金银线按颜色还有紫古铜金线、红(绿)花金线。粗金银线是用32支棉纱与金皮搓捻而成。细金线、细银线、扁金用于云锦织造中,而粗金银线供戏装和刺绣用。
  第一节 做胶
  ——白土红土牛骨胶春粉慢搅寻开窍
  做胶亦称(做粉),由于金箔具有黄金的延展性,而缺乏韧性,故直接将金箔切成丝做线显然是不行的,这就需要将金箔裱在纸上,再切成丝(纸张没有发明之前,金箔是贴在用蚕丝做成的丝棉纸上,还有一种说法,是将金箔裱在动物肠衣上,再切成丝的。),这种情况还有具体的要求,裱在七合纸(即七层纸)上的,切成丝称着扁金,可以直接作为金线使用,而裱在二合纸上,切成丝的还必须与蚕丝线或纱线捻合成金线才能用于织造中。这样,在制作金线的过程中就有将金箔裱在纸上的工艺,裱在纸上所用的胶就有它的特殊要求。
  传统做胶的方式比较复杂,原料主要有骨胶、白土、红土、香油。
  按照老艺人的经验,配制原料还需要看天气来确定份量,一般地情况下,制作十上金(一上金200张金箔)用量的胶约需水25升、牛骨胶七两,将牛骨胶用火慢慢熬化。白土,取自苏州许墅关出产的瓷土,据称白土具有防腐作用。红土,取自山东淄博出产的矿物质氧化铁铜,红土的作用是衬托金的饱和色。将白土块放在石臼里舂碎,用筛子过滤后倒入陶瓷盆里,加菜籽油反复揉搓,菜籽油的使用是取光泽效用,再兑入红土粉与牛骨胶慢慢搅匀,搅和过程大约需经过23小时,出现“开窍”最好,所谓“三搓不如一窍”,开窍时用茅胎纸隔油,再倒入纱布过滤后即可备用。做胶做粉的标准,艺人们总结出一段行话:“胶大粉清,压断脊梁骨,胶小粉稠砑金不愁”。
  第二节 打纸
  ——换面换锤轮番打,坚韧基纸始出来
  “打纸”是行话,其实就是做纸,做成一种特殊的纸,这种纸既有张力又很薄,使金箔表上去切成丝与丝线或纱线捻合后,既有韧性又能保持细线的形状,适宜织造的需要。因为这种纸需经过锤子击打,所以被称为打纸。打纸采用的纸张是福建产的麻松纸(亦称茅胎纸),将麻松纸按要求切成长14尺、宽38寸规格的纸条,一板纸12件,一件98张或100张。打纸前需将纸进行干湿处理,要经过多道工序才能完成。首先进行“烫坯”(用开水浇纸),一次烫6件,一叠纸200张约需一瓶开水烫,将麻松纸码放在长条木板上,烫前需用湿毛巾盖在麻松纸上,将开水倒在茶缸里,用茶缸慢慢浇。接着是“压坯”,用一张倒置的大板凳放在码松纸上,人站上去,人的左右放石头数块或码放大砖头,以保证一定的重量,将水挤出,人可在上面轻轻晃动,在晃动下将麻松纸里面的水挤掉。接下来是“撕坯”,七、八张一撕,其实就是一揭,接着是“晾坯”,将撕揭下来的纸坯晾在竹竿上,只能阴干,不能在太阳下晒,如有太阳,就要移进室内晾干,晾到不干不湿为止,如果干了纸张间就不能粘合到一起,如果湿了,打纸时就会将纸打烂掉。接下来称着“间坯”,晾好的麻松纸,两头干湿不均匀,有的一头湿一头干,这样揭开来,揭成两份,调一个头合上,称着“干搭潮”,可一次“间坯”三千张,间好后,用石头磕上面,将干湿压均匀,要压一夜。接下来“扫边”,因为纸的两头易受风吹,用雾状水将纸的两头喷湿。再下来是“下坛子”,将“坯子”一折两,码放进坛子里,上面用干麻袋封盖好,封盖一夜,让干湿继续均匀,一夜后取出,最后再有一道叫着“透坯”,即将坯子放在石头上拍拍打打,让纸张间松活开来,坯子醒了叫醒纸,这样,按打纸要求的纸就准备好了。
  打纸是在一块大石头上完成的,一般就采用南京当地产的青石,打纸的锤是用檀树木做成,黄檀最好,白檀次之,锤面的制作是很考究的,做锤流传:“树用边皮木用芯”,用刀将檀树段削刮成七、八个面,大的檀树段可削刮成十二个面,每个面中间部位要有点鼓凸,锤把最好也用檀树的,锤的形状是个推拔状,或者叫着梯形,上大下小,大头八寸直径,最大不能超过一尺,一个锤只能打一上纸,而且要八个锤面轮换着打,否则,打多了,锤面烧坏了,一把锤的八个面都打过了,就要再换一把锤打。过去每个打纸的人家都有十几把锤,打完一上纸,就要换一把锤。打前要砸锤面子,使锤面子上产生热,再上油,即用蘸上香油的布条擦锤面,两张纸条搭头处用锤定一下就可粘在一起了,打纸前须先定纸,即在纸张四处下锤,使纸固定在石头上,然后用木锤捶打,打纸路数是:宽,七锤到边,长,十七锤到头。做成七合纸或二合纸,七合纸即七层纸合在一起,用作扁金线基纸,二合纸(俗称大号纸)为二层纸叠合,较薄软,用作圆金线基纸。打时两张一打,打好的纸放在一起,晚上将打好的纸十张一晾,晾好后一百张一叠,备用。
  第三节 褙金、担金、砑金、熏金
  ——可恨年年压金线
  1、褙金褙金是将金箔褙贴在基纸上,这是做金线的关键工序,工具有刷纸板、油纸、剪箔刀、七合纸(二合纸)、花钳、挂杆等,操作步骤为先将油纸放在刷纸板上,再将七合纸放在油纸上,然后刷一遍胶粉(即上文记载所做出的胶),刷粉从七合纸中间下笔,一边两排笔,共刷四排笔,不须多刷,这叫“先吃一层粉”,刷后挂在竹杆上晾一下,让粉吃透。这时可以排列金箔,金线用箔一般为127厘米×11厘米,老式为38寸×36寸,一排七张箔。要领为:“丝线口一线边,不剪,不垛,不罕头。”是指后张箔接前张箔的接口只有一丝线的叠口,边要一条直线,每张箔剪齐口不能多剪,不然金线的长度不足,不垛指不重叠,不罕头指不卷边角。金箔排好后,将晾挂的七合纸(二合纸)取下在放到油纸上刷一遍粉,刷后将油纸翻转,七合纸朝下对准排好的金箔丢下,行话叫“丢金”,再揭起,金箔就全部粘在七合纸上了,这时要查看一下金面,有漏缺,就用剪下的金箔边头料修补完整,称补金,“大洞大补,小洞小补”,动作要领是哈一口气再补。
  2、担金将褙好金的七合纸或二合纸金面向外挂在竹竿上,一杆10张,二杆为一上(二上为一包扁金的量)。这一挂在竹竿上晾干的过程称着“担金”。
  3、砑金一说写着“挜金”,是将金纸砑出光泽来,工具有一张砑金凳,凳上立一木框架,中竖一把压杆,称砑杆,杆头嵌个雨花石珠头或玉石珠头,称着砑珠,砑珠要求光滑呈扁弧状,杆上部加一石盘作压重用,称着砑砣,凳上斜放一木板,木板是用当地俗称的棠梨子树(乔木,称白棠或甘棠,实似梨而小,可食,味酸甜。)做成的,称着砑板,砑板上刻有四、五道圆弧槽,供砑珠在上面对金箔抛光,砑金时操作者骑在凳子上,左手捏金纸,放在槽口上,右手紧握砑杆,手伸直时,砑杆直对胳肢窝,沿金纸边一珠一珠砑过去,先从边上砑,将边子纸砑平,再从上到下反复砑。艺人们总结出来的操作要求是:一珠压一珠走,不要空珠、卯珠,不要回珠,一般23珠到边,砑时金纸一折,先砑半张,砑完一半再砑另半张。对砑出来的金纸要求:不啃、不缺、不油槽、不无珠、不重珠,面头不能空。
  4、熏金金线中除了用真金箔做的金线以外,还可以用纯银箔来制作,银箔经过烟熏可以发出金黄的色泽,行称“淡金”熏金的工具为一熏箱,上面装有一层层抽板,共16层,每层板可放三张金纸(指褙好金的金纸),最上一层和最下一层不放金皮。熏前将金纸放入抽板,用牛皮纸将木框外面封好。熏金的材料是用木香配硫磺搅拌均匀,木香与硫磺的配比是根据金线成色需要及天气情况而定:一般是1钱硫磺1斤木香,将搅拌好的熏料放入熏箱底层,再装一盅酒料,点燃出青烟,一盅酒料发烟过程被金线行业称着“一淡烟”,一次可将一箱银箔熏成淡金色。南京云锦研究所一直喜用这种“一淡烟”金箔做成的金线。熏金要均匀,熏金箱不能透风,风跑进去,箔上会出现一方白一方黑,熏的深要熏一个多小时,一般的一个小时就可以了,熏浅不足一个小时。还有一种“赤金”,熏的是黑漆马乌,也是云锦所要用的金线,有一种“双顶金箔”即金银合起来打的金箔,用在金线上也要熏。建国初期,少数民族服装的边子上,军人的肩章上都用金线,是因为金线不褪色的缘故。这里还要补充一种使银箔变为金色的工艺,叫着“拷金”,它与熏金的区别在熏金是用烟熏,拷金是用药水刷,这种方式制成的金线称着“药水金线”。制作原理是这样的:在金皮子上刷一种染料,俗称“耐晒黄”,用酒精作为溶剂将耐晒黄溶解,水不能作为溶剂,因为水会使金皮子上的纸化软,耐晒黄中有一种云南产的虫胶片,是由一种虫屎制成,在金皮子上起保护膜的作用,刷过的金皮子要摆在炭基火炕上面炕一下,根据金线的颜色需要配药水,刷出来的颜色要一致,不要有花金。这种方式制出来的金线有深黄、中黄、淡黄、紫古铜色。
  第四节 切金
  ——“驰马蹿蹄”硬把工
  切金就是将砑好的金纸切成金线皮子。切金的工具有切金刀(长12尺,宽1尺)、长方形切金板两块,下面的大,长约80公分,宽40公分,上面的窄,亦系棠梨子板做成,艺人总结出棠梨子板用于砑金和切金是最好的材料,换一种任何板材都不能令人满意,另外还需用蓼叶等材料。蓼叶是供切金用的,蓼叶是本地江边生长的一种芦柴叶,被艺人们称作铁芦,旧时茶叶的包装就用蓼叶,蓼叶还用于斗篷里的衬纸,旧时南京的杂货店里都有卖。蓼叶铺在下面的切金板上,铺前用木匠用的墨斗弹出八根线条在下面的切金板上,蓼叶盖上时仍能看到切金板两头的墨线,蓼叶的优点是切金时,切出来的金皮子不会挜在切金板上,金皮上面再铺一公分宽的蓼叶,将芦柴杆截成段,一头削尖成钉状,将蓼叶固定在切金板上,再在上面压一块切金板,上面的切金板被称为“剪子”切金时,看着下面切金板上两头的墨线,第一刀切下去后,用切金刀挑移“剪子”,挑多少全靠艺人的眼力和手感来掌握。因为金纸宽是12厘米,共切240刀,两根墨线距离是15厘米,这样每一道要切30刀,可以算出金线皮子的宽度是05毫米,显然是很细的了,这30刀切下去没有线条可依,全靠艺人手中的本领了。老艺人们称,过去在金箔金线制作过程的各道工艺中,切金最难,收入也最高,比打箔的工资还要高,切金被称为“硬把子”,做金线关键靠“硬把子”,切金刀也很奇特,近似扇形,切金艺人要懂铁匠活,刀由铁匠打,艺人自己给刀开口、沾刀,刀要磨的快、磨的“鏘”,旧时磨刀用城墙砖,刀的内面要求很平,旧时沾刀火不许女人看,不许用女人用过的盆。切金板也得切金人自己刨,切的那一面要求也很平直,所以切金人也要会木工。手握刀的姿势是手脉向前,由于切金刀的手柄很短,只能用两个半手指抓刀,故号称“二指半”执刀,手臂夹紧,切时拳头与手臂几乎成90度,左腿跪下,右脚顶板,切金的动作要求被称着“驰马蹿蹄”,“剪子”移动靠切金刀挑移,不能切到“剪子“上,切时要刀线平直,刀口连贯不留痕,切金不能有连刀块。扁金纸两头各有1寸左右的“面头”边不切断(这样在云锦织造用金线时,金面背面不乱,可减少翻扁金的现象)。而用着圆金线的扁金无须留“面头”,要切断。
  旧时切金的拜师学艺,也拜葛仙翁,家中立一个“葛仙翁之位”,一般学三年,不给工钱,有饭吃,学徒打空刀,夜里三点起来,给师父“拣”头子、“磕”出片子、剪边子。出师称出行,出行要办出行酒,不出行不能独立干,否则师父就将刀拿走。旧社会龙潭有金线行业协会,地点在今进士坊社区的上街头路侧,遇有纠纷,行业协会出面负责解决。
  第五节 搓金线
  ——粗纱细纱缠金皮刺绣织造两相宜
  1、做芯线切出来的金线皮子还不是金线,圆金线是软扁金缠在芯线上做成的,芯线按规格有1-5股,数越大越粗,有棉纱芯线和丝芯线两种,芯线要把它摇到指定的线框子上,这个过程称着做芯线。
  2、搓线搓线人坐在凳子上,将纱线框子挂在头顶上方,取一线锭子,用于缠绕搓好的金线。金线皮子放在右大腿旁侧,搓时一根根取出,左手捏住芯线,右手将金线皮子上的箔面向外在芯线上缠两圈,右手压锭子圈下的铁条在右大腿侧面上的旧鞋底上一搓,锭子旋转,左手沿芯线上升,金皮子就随芯线旋转缠卷在芯线上,不断地旋转,不断地上升,金线皮子搓完一根就再续一根,直到搓出两尺长左右圆金线,就可以将线绕在锭子上,再继续搓捻。熟练的搓线艺人线搓得很均匀,盘绕的金线皮子之间有一条细细的缝漏的芯线,行话称“蚂蚁脚”,最能反映搓线的质量。
  3、摇线搓好的圆金线,要上摇线机摇成框,以定金线的长度。一股纱圆金线,长度为300米,二股以上,为60米和75米两个规格。从摇线机上取下的圆金线,就成一支支的形状,10扎为一包,检验合格包装入库,供云锦、缂丝等工艺使用。

 

上一篇: < None 下一篇: None >